导航菜单

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优质教育

来接孩子的父母已经收拾好了学校的大门。

许昌实验小学前面育才路和文峰路的交叉口非常拥挤。

越来越多的学生让学校感到更加困难。

学生们一离开学校就被等待的父母包围了。

这是记者上周一天在我市一些小学门口录下的一组镜头:

虽然已经是中午了,但冬天的街道还是极其寒冷,而市实验小学的门口却一个接一个挤满了家长。从白发老人到年轻的父母,不管寒风凛冽,他们都在路边等着,路两边的小贩们在叫卖,不太宽敞的育才路已经无法通行了。只有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路”对学生来说是空的。一群小孩子一从学校门口鱼贯而出,整个等候的人群就开始骚动起来,冲了进来……

第二天,在神奈川村的小学门口,与此同时,记者发现了另一个场景:学生们离开学校时,道路没有明显受到影响。当孩子们被父母抱起时,校园的大门立刻变得安静,有点“冷清”。

过去一周,记者采访了全市一些学校,如古怀街小学、健康路小学、郁秀路小学、八一路小学等。发现这些“精英学校”放学后在学校门口“人满为患”,甚至造成交通堵塞。

“只要学生去上学或放学,他们基本上就会被封锁。当我们到达这一点时,我们避开了学校。”在采访中,一名刚刚“挤出”人群的出租车司机苦笑着说道。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像五郎庙小学和十里铺小学这样的偏远学校似乎“人口稀少”。

”目前,如果家庭条件稍微好一点或者有一些接触,学生就会被送到好学校。因为这里学生很少,所以道路没有那么堵塞。”一位在信川村小学门口接孩子的家长说了原因。

在校学生人数的不平衡反映了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平衡。如何让每个孩子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获得良好的教育,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离家很远的父母非常苦恼。

被送到离家很远的学校的孩子自然会有很大的麻烦。“这里上学太远了。我们家住在东城区,回家的路上有路。孩子们从学校走回来真让人不放心!”

”孩子下午4点左右离开学校,此时没有办法去上班。他必须出来接孩子,然后送回家继续工作。来回有很多延误,但没有办法。”

“我们家也是。孩子的祖父前几天感冒了,为了送孩子,所以我不得不去接他。”当提到“拾柴火焰高”的话题时,市实验小学前的家长们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记者的现场调查发现,该市大多数小学都位于路况复杂、交通繁忙的地区。以城市实验小学为例。育才路连接文峰路和刘一路,交通十分频繁。文峰路的一名交警告诉记者:“文峰花园前,齐一路、文峰路和连城大道之间有一个‘岔口’。十字路口之间有很大一部分交通,人行道长时间相连。更别说过马路的孩子了。成年人过十字路口时应该非常小心。”

接孩子的人中有一半是老年人,大多数是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么我们现在退休了,要么我们工作不太忙。这个家庭现在是个孩子了。作为财富,我们真的很害怕事故。我们宁愿忍受自己的痛苦,并确保孙辈的安全。”附近一个学生的祖父说。

毕竟,老人正在变老。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在身体动作和判断上犯错误。他们在一些道路上很好。如果它们是主干道,也是对自身安全的威胁。“我通常不敢在卡米努吉骑自行车。然后我孙子通常会把车推回去。我的家人也计划

谈到为什么有必要让孩子远近上学,受访的父母总是认为,只要他们有能力,就必须让他们的孩子去一所好学校。“现在社会竞争如此激烈,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在‘起跑线’上输,所以即使我们花更多的钱和麻烦,我们也只能咬着牙送我们的孩子去更好的学校。”一个女孩的父亲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住在城市的父母不辞辛苦地把孩子送到离家很远的学校,因为他们想给孩子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我们住在天宝路。当我们的孩子上小学的时候,为了让孩子有一所好学校,我们花了很大的努力才让他来到城市实验小学。”附近一个孩子的父母说。

城市学校优越的硬件设施和教师也是家长送孩子的原因之一。“城市里的小学普遍状况良好,教师经验丰富,电脑、足球和音乐课也很丰富。孩子们也愿意在这里上学。”有孩子的父母说。

“过度拥挤”的学校非常困难。

在许昌实验小学,记者就“放学后学生造成拥堵”的问题采访了值班老师。“现在学校有52个班级和3500多名学生。如果使用校车,对学校来说太慢太贵了。在3500多名学生中,许多人住得离学校很远。在目前情况下,学校安排交通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尽力确保每个学生都能安全离开学校。我们其余的人没有能力做太多。”值班老师无奈地说。

记者在市实验小学门卫室查看了值班名单。校长每天都带领团队。当每个班的班主任护送学生出校门时,也有年级主任、教师和其他指定的值班人员,以确保学生放学后的安全。“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确保学生的安全。然而,由于学生人数众多,学校资源有限,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市实验小学校长杜伟强在接受采访时说。

“虽然学生可以培养孩子独立放学回家的独立能力,但面对孩子的安全问题,我们仍然坚持保守的观点。因为孩子们的父母现在正忙着工作,我在班上数数他们。我和班上另一位负责任的老师被分成了两个小组,分别是“东方”和“西方”,以确保孩子们的一些家长在中午过后的晚上接待了孩子们或者照顾了孩子们。我们其余回家的人敦促他们每天安全回家。有时我们也要求父母给我们打电话或发信息,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了。”三年级的王老师不好意思地说道。

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在学校硬件设施的建设中也很明显。市区几所学校的入学人数逐年增加,导致“大班”现象:原有教室数量供不应求,学校只能建造更多校舍来满足需求。大量学生的拥挤也使得每个学生的学习空间逐渐紧张。这与城市边缘的一些学校由于学生人数少而资金短缺或不足的事实相对应。尽管我们的教育系统近年来一直在努力解决资金问题,“没钱”已成为每所学校的一个令人烦恼的问题。

另一方面,教育资源的不平衡也影响了学生自己。一些家长反映,一个班的学生太多,老师的教学负担很重,所以一些老师的责任就转移给了学生或家长。例如,如果一个学生的家庭作业不能被批改,让学习好的学生帮忙批改。一些老师还要求父母每天给他们的孩子上课,检查他们的家庭作业并签上他们的名字。因为班上学生太多,老师只能关注“双头”学生,即“尖子生”和“后进生”,根本不关心大多数学生。这使得许多本应在没有适当照顾的情况下接受平等教育的儿童。

教育部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从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坚持深化改革,完善城乡一体化发展体制和机制’的建议中,我们传达了我国对教育的重视。我们正在努力解决一些社会和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但在考虑这些问题时,我们必须结合整个社会环境加以考虑。例如,城乡二元结构不仅制约了城乡发展一体化的道路,也制约了社会和教育资源的平衡。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还提出了“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系”的观点,即调控我国教育部教育资源的平衡

记者了解到,随着许昌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教育的普及,人们对教育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加,而教育资源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从而造成了教育资源需求无限增长与有效教育资源供给不足之间的矛盾。我市现有的优质教育资源远远不能满足公民和流动人口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其结果是我市优质教育资源与学龄人口教育需求的矛盾突出,城市品牌学校“大班大校”现象十分普遍。

在谈到教育资源失衡的解决方案时,戴安婷谈了自己的看法。解决大班问题的根本方法是均衡发展教育。首先,均等化不会削弱城市重点学校的教育资源,但在均等化理念的指导下,教育资源应该以更有力的措施向薄弱学校倾斜,从而提高全社会的教育质量。第二,均衡不是教育资源的平均水平,不能实行平均主义。我们要对教育资源进行分类和分配,根据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规划和开发教育资源,鼓励不同地区、不同学校、不同类型的教育根据实际情况创造性地开发和利用有自己特色的教育资源,最终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势互补、特色开发和整体提升。”

“教育资源的开发也是关键。总体而言,投资不足和财政困难一直是制约教育资源短缺的瓶颈因素。因此,只有加快经济发展,大力发展教育事业,不断开发教育资源,特别是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合理有效地利用有限的教育资源,确保教育资源不被浪费、闲置或形式化,才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人们对教育资源的迫切需求,缓解教育资源的短缺,促进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

目前,市委、市政府和教育部门正在逐步加大对教育的投入,确保增加的教育投入尽可能向贫困地区倾斜,逐步缩小地区差距。同时,我市采取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如对薄弱学校实施教育资源优惠政策,提高自身造血功能;与附近重点学校共享资源,优势互补,形成不同区域的教育园区;实施就业安置、教师流动、优惠待遇、对口支援教育、跨学校兼职、严格实施教师资格制度等政策,确保学校人力资源均衡配置。强化造血功能,走内涵发展之路,从内部生成优质教育资源;让全社会关注薄弱学校,解决他们的问题,宣传、鼓励和促进